炸金花
首頁 > 新聞 > 實時播報 > 原創新聞 > 正文

當護士節邂逅母親節確認過眼神 她們就是最美的人

金華新聞網5月11日消息  金華晚報記者  方玲珊

當你身在襁褓,天使張開翅膀,守護你平安成長,她的名字叫母親;當你臥病在床,天使再次來到身旁,幫助你早日康復,她的名字叫護士。明天是母親節,也是護士節,當母親節邂逅護士節,天使說,“患者和孩子都是我的牽掛。”節日來臨之際,記者走近這一特殊群體,探尋她們的故事。

那一晚

她緊緊摟著孩子默默流淚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護士象征著溫暖、希望和治愈,項月良就是護理團隊的一員,她是一名金華市人 民醫院的助產士,從事助產工作近34年。

34年的助產生涯,上萬個日日夜夜,52歲的項月良至今活躍在一線,喜歡和年輕人一起折騰,一直堅持上夜班,時刻迎接新生 命的降臨。同事們評價她是一朵“奇葩”,52歲的人還不服老,打了雞血似的和年輕人一起上夜班,在一線崗位拼搏。還有人 說她“傻”,多次放棄放棄升職、轉崗的機會。但項月良說,“每當我看到新生命安全降臨,產婦及家屬洋溢的笑臉時,那種 幸福感與自豪感無與倫比,夜班也會變得輕松與愉悅,激勵我堅定前行。”

4

5

項月良愛笑,笑起來時彎彎的眼睛像月亮,給無數產婦和病患帶去安慰和溫暖,但護士生涯的辛酸,她從不道與人說。“愛人 是我職業生涯中最需要感謝的人,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夜班,凌晨一點,每一個夜班總有他接送。”“記得在女兒2歲時, 愛人接自己下夜班,回到部隊家屬區時已近凌晨一點半,那是一個寒風凜冽的冬天,坐在愛人的自行車后瑟瑟發抖,過了營區的三 岔路口時,隱約感覺有個戰士抱著一個孩子站在路邊。那時候直覺告訴我,那是我們家妞。立馬讓愛人調轉車頭,發現真的是我們女兒。”那個寒冬的夜晚,2歲的孩子只穿著單薄的棉毛衫褲,戰士只能用外套把她裹著,“她肯定是醒 來找不到爸爸媽媽,所以自己跑了出來,幸好有戰士發現了她,不然后果不堪設想”。項月良不知道年幼的女兒是如何打開那三道門鎖的,但她深知女兒內心的害怕與恐懼,那一晚,她緊緊抱著嘴唇都凍得青紫的 孩子默默流淚,一夜未眠。

對于孩子,無疑是虧欠的,但她無怨無悔,她說,產房是她畢生感情最深的場所;接生,是她畢生最熱愛的職業。“每當雙手 托起那鮮活的生命,雙耳聽到那清脆的啼哭,我的內心常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所有的艱難與辛苦都煙消云散。如果有來生,我 還做一名助產士。”

愛下廚愛養花

再忙再累也要懂得生活

同是助產士的金勝麗,今年32歲,從事護理行業11年。“剛開始幾年很苦,因為其實產房的核心人物是助產士。干到第六年、第七年,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一行。”夏令時,7點15到醫院,到產房換好衣服,白班加后夜班,16個小時,產房28例孕婦分娩,這是市人民醫院產科的常態,喝水、吃飯都是見縫插針,她們自嘲,“空是運氣,忙是常態”。

“2018年共有7250人在我們醫院分娩,其中超過三分之二的媽媽是順產,32個助產士需要完成所有工作。2017年正是二孩高峰期,不少助產士都累倒住院了。其實在我們的工作隊伍中,有一群很特殊的人,她們自己也是孕媽媽,但是為了家屬的重托,她們選擇在每一個深夜守護。當多數孕媽媽都被全家當成‘重點對象’保護時,她們克服孕吐,體重下降,睡眠缺乏,腰酸背痛等種種不適,頂著大肚子上手術臺。”

5年前金勝麗有了自己的寶寶,雖然工作依舊忙碌艱辛,但生活中,她是一個懂得自我調劑的辣媽。“睡到自然醒,起床,澆花,窗臺吹來和煦的春風,風鈴叮叮當當的聲音很是悅耳,準備早餐。在公園的長椅上,點開音樂,攤開一本書,偶爾抬頭看看在不遠處追泡泡的孩子們,陽光明媚,樹影斑駁,風里都是歡聲笑語……公園的瓊花開了呢,過些日子摘點回來做好吃的晚上給小伙伴們燒火鍋下樓時順手折了一枚香樟,睡前插在床頭燈。晚安了,最美好的是你和每一件小事。”這是金勝麗在朋友圈記錄的自己的生活,在難得的休息日,她會選擇好好澆花,認真下廚。

6

“下廚和養花,是我最大的興趣了,也是我放松自己的一種方式。”金勝麗做得一手好菜,她說,廚房絕對是超級減壓的場所,忙碌一道美食的時間,完全可以把日常的煩惱暫時拋開。休息日她會給兒子做他最愛的番茄肥牛,每年還會帶孩子出門旅行,兒子16個月時,她一人帶著去普吉島,2017年和兒子圓夢埃及,國內北線也幾乎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我們這一行,陪孩子的時間真的很有限,但我還是盡量會帶孩子出門去開闊眼界,讓他感受各地不同的文化和生活。”

7

去年,金勝麗轉崗到副護士長崗位,行政工作更加繁瑣,小到馬桶修理,大到病人投訴、床位安排、獎金績效等,統統都找她,她說,雖然有很多機會轉行,但她熱愛的仍舊是產科的臨床一線,“我想我會一直做下去。”

用生命守護生命

希望你們不要錯過更多美好

有人曾經這樣形容護士:“打針、發藥、鋪床、輸液,在苦中感受著呵護生命的快樂;交班、接班、白天、黑夜,在累中把握著生命游輪的航舵”。神經外科急診病人多、病情危重、治療護理工作重,眾所周知,市中心醫院的盧斌華說,同事們戲稱這里是“特種兵訓練營”,而在這樣一個崗位上她一干就是18年。

作為一名工作在臨床第一線的護士,她常說“我們不僅是生命的守護者,也是跟時間賽跑的人”。護士就是病人委以的眼睛,第一時間掌握資料、第一時間發現病情變化、第一時間做出搶救處理,都是護士。“我們科室不少病人都是昏迷狀態,這就更需要我們護士提高警惕。”

有一次交完班準備下班,盧斌華走過剛剛交接的病人,職業的敏感性突然察覺到,剛剛還跟她說“明天見”的病人居然打起了小呼嚕,一轉身看心電監護,心率減慢,呼吸暫停,經驗告訴她,不好,這是發生了枕骨大孔疝,眼看即將的搶救及手術,這時她早已顧不上忙了一天的辛苦和勞累,和夜班同事又忙活開了,開放氣道、皮囊輔助呼吸、緊急氣管插管、CPR、用藥、配血、備皮、轉運患者……,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手術前準備,爭取了搶救時間,術后轉危為安。這樣一次次與病人并肩同死神作戰的經歷數不勝數。

患者病情變化快,時刻緊繃的狀態大大考驗著女性的神經,盧斌華的黑眼圈就是最好的佐證,“之前的十多年,我都需要安眠藥來幫助睡眠,近幾年不用每天吃了,但還是少不了。”最考驗護士能否堅持做下去的,除了對事業的熱愛,還有身體素質,給病重的患者翻身擦身,弄得腰椎間盤突出的有,和盧斌華一樣常常失眠難睡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當然,牽掛,有病患,還有孩子。“我們女兒從小就是爸爸帶得多,記得幼兒園的時候,她總是整個園里最后一個被接走的,自己班的同學走完了,她就去值班教室,所有的老師都認識她,而我卻錯過了很多很多她成長的第一次和精彩瞬間,真的很遺憾。”

在神經外科這個大家庭里,盧斌華在前輩的熏陶下也從一名稚嫩的小姑娘慢慢地成長,現在她已經在護士長崗位上干了8年,言傳身教,但更多的是給予護士同仁的理解和支持,“只要是家里孩子的事需要請假,我會盡量幫助他們,我不希望他們錯過和孩子愛人的精彩瞬間。”

來源:金華晚報 作者:方玲珊 責任編輯:吳慧賢
關鍵詞: 護士節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