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
首頁 > 金華晚報 > 四版 > 正文

守望者盧解勝: 期盼東陽竹編薪火相傳

編織的是竹子 傳承的是匠心

一根茶杯口粗細的竹子,劈開、剖起,在他的手中,一會兒工夫就像“拉面”一般,粗細均勻地變成近百條“面片”“面絲”……昨天,在東陽市六石街道北后周村十里紅妝工作室里,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大師、亞太地區竹藝工匠盧解勝,眼神篤定而專注,安靜地做著這一切。

出生于1949年5月的盧解勝,從14歲開始學藝,56年來,盧解勝執著地守護著心中那份炙熱的對竹編傳統工藝的熱愛。他說,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了解竹編文化,體驗竹編技藝,并從中產生興趣,促進非遺文化的傳播與傳承。

五十六載堅守竹編工藝

只因熱愛

和竹子打了大半輩子交道,盧解勝身上也帶了一種堅韌,隱藏在樸實低調的外表下。

盧解勝說,他從小就看著村里的長輩進行竹編制作,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就學會了。之后,自學成才的盧解勝就開始了挑著擔子走家串戶靠竹編謀生的日子。此后的十多年里,盧解勝幾乎把東陽不少村子都走了個遍。“回想起那段日子,真的很艱難!”盧解勝仍會發出這樣的感嘆。

1977年,北后周村創辦了竹編合作社,盧解勝的日子慢慢好起來了。1990年,盧解勝創辦了上海工藝品進出口公司六石工藝廠,產品出口美國和東南亞,用絲絲竹篾編織出自己的幸福人生。盧解勝隨手拿起一個“掛籃”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1.5元一個的掛籃,如今身價已飛漲至3000多元,最貴的純手工“提籃”甚至能賣到幾萬元一對。“一單能賺好幾千甚至上萬元,這在以前真不敢想。”盧解勝說。

完成一件竹編工藝制品,需要編織、雕刻、染色、上漆等一系列工藝流程。目前,掌握全套工藝的人在東陽寥寥無幾,盧解勝就是其中一個。不少老藝人看到盧解勝的作品,感嘆地說:“當了幾十年的篾匠,這樣的手藝還是頭一回見……”

56年來,盧解勝從來沒有放棄的念頭。這份堅韌,讓他終于開花結果:《仿古宮廷食盒》獲得上海世博會金獎、《四季食盒》榮獲世界竹藤大會金獎;2010年6月,盧解勝受文化部邀請到北京展覽館參加全國100個大師現場操作比賽,其制作的《宮廷八角食盒》被展覽館收藏。

盧解勝是東陽少數幾個仍堅守竹編一線的工藝美術大師之一。本著將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項目“東陽竹編”傳統技藝傳承下去的責任和義務,盧解勝、盧丹威父子一直沒閑著。從一個鄉間篾匠,到一名中國傳統工藝美術大師,盧解勝說他一直覺得,傳統工藝不會沒落。盧解勝說:“只要你沉下心來,肯動腦,花時間吃苦頭,傳統工藝肯定會再次發光發熱。工匠精神,不就是這個嗎?”

見證竹編發展榮辱興衰

后繼乏人

東陽竹類資源很豐富,且竹編在殷商時代就已問世,素以造型優美、編織精巧、實用與欣賞兼備而馳名中外。新中國成立以來,東陽竹編產業以民間竹器小組起家,經歷了竹編生產合作社、木雕竹編工藝廠、竹編工藝廠等發展階段,于上世紀80年代步入輝煌,東陽竹編之花開遍東陽城鄉,涌現出了一大批竹編工藝能人和精品,竹編產業成為名副其實的富民產業。

盧解勝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北后周村竹編很是興盛,村里從五六歲的小孩到年近花甲的老人都會制作竹編用品。改革開放后,頭腦活絡的村民紛紛辦起了竹編加工廠,生意很是紅火。上世紀90年代以來,東陽竹編產業陷入低谷,從業人員日益稀少,不少人才被迫轉行。這樣的狀況讓盧解勝十分難過。“若不加強扶持保護,東陽竹編產業將逐漸自然萎縮,成為殘留記憶的老時代影像。”盧解勝說,雖然政府采取了竹編精品收藏保護、竹編大師技法記錄、竹編工藝非遺傳承等有力措施,依舊難掩東陽竹編產業乃至竹編文化的衰弱態勢。

記者手記

重塑東陽竹編文化品牌

東陽竹編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與東陽木雕同為“工藝美術之鄉”的并蒂奇葩。近些年,東陽竹編陷入竹編企業劇減、竹編人才流失、竹編技藝消亡的產業困境,這張極具東陽特色的地方傳統文化名片面臨斷層甚至失傳危機。

重塑東陽竹編文化品牌,助推竹編產業轉型發展刻不容緩。走訪中,多名東陽竹編大師認為,東陽竹編之所以雄風不再,既有市場因素,也有自身原因。那么,重塑東陽竹編文化品牌,重振東陽竹編產業不僅順應東陽市委提出的“打開文化優勢向發展優勢轉化的通道”戰略決策,而且還能夠重新擦亮東陽竹編這張國家級名片,助力強市名城建設,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盧光華、何福禮等竹工藝行業大師們紛紛表示,要在繼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不斷創新,促進產業轉型升級,推動竹編文化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首先,扶持保護。亟需相關部門給予更多的政策傾斜、資金扶持、人才培育和傳承保護,尤其要有針對性地破解竹編企業轉型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各種現實難題。其次,轉型發展。東陽竹編產業和竹編文化都要樹立轉型發展思路,無論產業層級、產品類型、編織技法、宣傳推薦等,都要與時俱進,轉型發展。再次,創新融合。東陽竹編要重塑輝煌,必須與紅木產業、玉石產業等聯系緊密,能夠融合發展的相關產業實現創新融合,積極研發竹編創新產品,延長拓寬竹編產業鏈;最后,傳承保護。東陽竹編面臨傳承斷層的危機,需要政府部門高度關注,加強傳承保護,確保東陽竹編編織技法和制作工藝不因光陰流逝而失傳。

本報記者 胡哲南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