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
首頁 > 金華晚報 > 四版 > 正文

周杰倫“超話”本周迎“降溫”

打榜事件過后需要“冷思考”

7月21日,經過眾多網友,包括微博各領域大V、圈內明星、企業官方號等群體連續4天的努力,周杰倫“超話”以破億的數據登頂榜首,蔡徐坤“超話”連冠的紀錄也因此停在了54周。而后,在7月28日,周杰倫“超話”繼續占據榜一。直到這周,該“超話”的熱度才開始下降。

而事件的開始只是因為一位豆瓣網友的提問:“周杰倫的微博“超話”排名都上不了,演唱會的門票還這么難買?他粉絲真的有那么多嗎?”聽聞這一消息,不少網友表示,是時候為周杰倫做一波數據來打消質疑了。

對于為周杰倫打榜,有不少人是追星的姿態,也有不少人是湊熱鬧。據TD財經數據統計,本次打榜群體主要集中在25~34歲,其次是18~24歲,再者是35~44歲,18歲以下的幾乎沒有。這些為周杰倫打榜的網友在網上被調侃為中老年粉絲。

“我為周杰倫打榜三天了。一開始什么都不會,后來偷偷進蔡徐坤“超話”里面看,慢慢學。蔡徐坤粉絲手上申請了很多小號,都拿來領積分。而且這些積分不會一次性拋光,會留著應付下一周的打榜。他們比較有組織,像周六周日,周杰倫“超話”快要超過他們時,他們連續拋出積分,始終把分差控制在10萬。”小麗(化名)是周杰倫的忠實粉絲,回顧這場打榜,她依舊十分激動。

代際追星方式各不同

粉絲經濟開啟新巨幕

周杰倫是2000年出道的,在他那個時代還沒有“流量”這一說法,歌迷們只關注和消費歌手的作品。小麗說:“以前我們喜歡某個歌星,會在歌詞本上抄下他的歌詞,攢錢去買他的磁帶、去看他的演唱會。這是我們支持歌星的一種方式。”

記者了解到,目前年輕人追星方式較以前有很大不同,除了買專輯、買演唱會門票等傳統追星方式,貢獻數據流量是追星的另一種方式。

當大眾傳播進入網絡傳播時代,人們的生活跟網絡連在一起了。選秀平臺多樣化,眾多新生代偶像如雨后春筍般出現,掀起了粉絲經濟時代的新巨幕。

蔡徐坤通過《偶像練習生》出道,作為新生代偶像,馬上積聚了一大波新生代粉絲。為了對蔡徐坤粉絲進行畫像,互聯網從業者、數據分析師“挖數”抓取了他微博里一萬個用戶的評論數據,經過統計分析,發現蔡徐坤粉絲占比最大的是1996-2002年出生的人,占整體人數54%,1998年出生的人在所有年份中又是占比最高。

這一批新生代的粉絲跟隨網絡文化成長起來,嚴格地被分為“數據粉”“控屏粉”和“反黑粉”。

“數據粉”為偶像做數據,增加偶像在各類排行榜上的排名;“控屏粉”負責為偶像的優質內容進行轉評,幫助偶像上熱搜;“反黑粉”是粉絲中的戰斗機,為維護偶像的聲譽與黑粉們戰斗到底。有別于上一代的粉絲經濟,粉絲從造星鏈條的下游,躍進了上游,產銷實現一體。

■ 記者手記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偶像,一個群體有一個群體的向往。”早在周杰倫超話事件持續發酵之際,《人民日報》微評就發表了對此事件的看法。把這一場流量之爭,從對機械數據和獲益資本的討論上,引向更具人性關懷的青春話題上,也觸發了人們對各自青春的思考。

追星并不是這個年代所獨有的,對待追星問題也不能一刀切。為偶像打榜、買演唱會門票、買海報、買專輯,每個時代,追星都是集體記憶的一部分,是很多人青春的回憶。

但是不管追星方式如何變,粉絲都應當保持理性。明星有異于常人的優點,但是也存在你所看不到的另一面。明星人設的崩塌,也并不罕見。喜歡一個明星,有一部分原因是明星身上所展現出來的風采,另一部分原因是你將自身對美好的想象,投射到了這個明星身上。

回憶青春的時候,希望青春是你去看過的每一場演唱會,你哼過的每一首歌,也希望青春是你從偶像身上學到的精神,是你自身所認可的那些美好。

見習記者 徐健勇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
關鍵詞: 周杰倫